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警示教育 >> 正文

绝缘”变“投缘” 人生两重天 ——河南省新郑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长王保军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时间:2018-03-14 来源:委办公室 点击:202

“尽职尽责地做好工作,努力创造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的业绩。”2017年6月13日,时任河南省新郑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王保军,在全市“万名党员进党校、锤炼党性铸忠诚”第六期培训班开班仪式上,向党员干部提出要求。

然而,就在第二天,他的政治生命就戛然而止:2017年6月14日,经河南省郑州市委批准,郑州市纪委对王保军立案审查并采取“两规”措施。

对不正当经济往来由“绝缘”到“投缘”,节礼撬开他的贪欲之门

近年来,河南省新郑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令人刮目相看,在“全国百强县”的排名中,一直遥遥领跑于入围“百强”的河南其他县(市)。

出身农家的王保军过去对自己严格要求、吃苦耐劳,在工作上取得了领导和群众都认可的成绩,25岁被选拔为副科级乡镇干部,36岁即被提拔为乡镇一把手。他本人还曾被评为“全省优秀党务工作者”,并作为唯一的乡镇党委书记代表,参加省委科学发展观宣讲团巡回做报告、在全省乡镇党委书记培训班上介绍“如何当好乡镇党委书记”。可以说,王保军为新郑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出过力、流过汗,做出过贡献,是同时期当地党员干部中的佼佼者,政治前途被看好。

意气风发的王保军,在同侪面前侃侃而谈自己与企业家相处的“两缘观”:感情上要与企业主“投缘”,让他们有亲切感;经济上要与他们“绝缘”,让他们有信任感。

起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但是随着职务的提升,他却背离了初心,在与企业主的交往中,经济上由与金钱“绝缘”变成了“投缘”。

2008年王保军担任新郑市副市长后,给他送上“一点心意”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从节日收受礼金到其生病住院、儿子结婚、孙子满月等节点,少则三五千,多则一两万,现金红包、购物卡、储值卡、健身卡等,王保军来者不拒。从2008年到2017年,王保军先后收受29名下属和17家企业送来的礼金、购物卡、储值卡等,共计价值59.8万元(其中十八大之后收受29.8万元)。

可是在王保军看来,这些都是正当的礼尚往来,“当时我处于那个位置,就得随波逐流。否则的话,就会被别人认为假清高、假正经。好同学啊、好朋友啊、好兄弟啊,我给他们办事,他们给钱给物,就很顺理成章地接受了。”

沉迷权钱交易,深陷腐败泥潭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王保军从乡镇党委书记逐步走上副市长、市委常委等重要领导岗位,这个“有缝的蛋”愈加成为别有用心的“苍蝇们”重点“围猎”对象,王保军也从被动收受礼金逐渐演变为主动索要巨额财物,在腐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2008年11月,王保军任职新郑市副市长,主管城建、规划、人防、环保等工作。这期间正值新郑市城市建设大发展,这让王保军获得了更多权力寻租机会。在帮助河南某置业公司新型城镇化建设项目顺利取得相关许可证后,王保军先是含蓄地提出“借车”,该公司立即“善解人意”地为其购置一台价值50多万元的奥迪越野车,并在两年后过户给王保军;在帮助新郑市某食品集团落实减免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后,王保军直接提出要一台价值49万元的三菱帕杰罗越野车,该集团负责人立即为其购车并支付了10万元的牌证办理费等费用。

王保军喜欢好车在当时的新郑市企业家圈子里成为公开的秘密,但此时再送车对王保军已经没有了诱惑力,他的胃口越来越大。2011年,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徐某承接了新郑市龙湖镇一个新型社区建设项目,项目从落地到建设手续审批,再到工地周边环境优化都离不开王保军的帮助。当徐某听说王保军要买房子,就来到他办公室送上一张银行卡。

“400万元,数额太大了,当时非常害怕。几次退还给他,他都不要。后来我想了,是他主动给的,不是我要的,而且又是多年的好弟兄,不会出问题,所以我就坦然了。”

正是在“给人办事收好处理所应当”的思想下,王保军逐渐把与自己“投缘”的商人视为知己,一方面大力提供关照,一方面有送必收、来者不拒。伴随着王保军职务的升迁,他的钱袋子也是步步为“盈”,经查,王保军涉嫌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071万余元(其中十八大之后收受812万元)。

满足虚荣心,大球小球都成为敛财工具

王保军爱运动。十八大以前,王保军就喜欢一种时尚风雅的运动——打高尔夫球。他曾是郑州市某高尔夫球场上的常客,基本上每月要打上三四次。某企业找其协调建设工地周边环境整治,为讨好王保军,该企业多次请他打高尔夫球,并在球场上向其行贿40万元。听说邻省某地新建了个36洞的高尔夫球场,王保军立即前往尝鲜。十八大以后,王保军忍痛割爱高尔夫球,拾起年少时的爱好、打起了篮球,基本上每周都要打上几次,有一个相对固定的球友圈。

爱好打篮球,本无可厚非,但王保军却玩弄手中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在球场上组成自己的“小圈子”,使篮球成为他满足个人爱好的工具,球场成了大家围着他转、满足他当“老大”虚荣心态的世俗利益场。王保军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以自己牵头成立的篮球俱乐部举办篮球赛事为由,向新郑市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金融机构索要赞助费共计216.5万元。

为带领自己的球队风风光光地奔赴球场,王保军认为应该有一辆属于俱乐部的专车。此时正好有一家急于改制上市的国企,为办理房产证有求于他,王保军在协调多家部门为其解决这一难题后,张口就让该企业为俱乐部提供一台指定品牌的商务车,这家企业立即花28万元买了一辆白色江铃商务车,满足了他的要求。

“私下场合别人送钱的快感,篮球场上别人围着我转、给我传球的快感,聚会时别人敬酒的快感,等等,这种一时的享受让我忘记了党纪国法。”在忏悔书里,王保军写道:说到底还是江湖义气,感情用事,不是把纪律挺在前面,而是把哥们义气挺在前面,把自己的爱好挺在前面,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满足做“老大”的感觉。

对抗组织审查,丧失最后机会

篮球场上,除了进攻,防守也非常重要。王保军在敛财上攻势连连,面对组织审查也是防守频频。面对群众的检举揭发、纪检监察机关的调查,王保军和球场上的“肮脏球员”并无二致,甚至公然践踏党纪国法。

2013年8月,商人贾某找到王保军,表示想承包新郑东热电厂,王保军婉言拒绝。贾某得知王保军与当时正在承包热电厂的赵某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便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王保军违纪违法问题。后王保军协调各方劝说贾某放弃举报,最终商定由赵某支付给贾某250万元以了结此事,但赵某始终拖延不予支付。

王保军并不知道,他的违纪线索已经通过巡视巡察、群众反映等渠道进入纪检监察机关的视野,相关调查工作已经秘密启动。2016年6月20日,郑州市纪委核查组正式找王保军夫妇谈话。

王保军感觉到了巨大压力,立即敦促赵某于2016年11月22日、24日通过银行转账分两次向贾某支付共计250万元“封口费”。举报人贾某收到转账后,马上向郑州市纪委核查组说明该情况,并于2017年5月26日,将该笔款项上交郑州市纪委暂扣款账户。

面对东窗事发的局面,王保军不是老老实实主动向组织坦白交代,而是意图用来路不正的巨额“封口费”“买平安”。王保军坦言,自己“实际是用错误的方式,来解决错误的问题,结果只能是错上加错。”忏悔书中,他回忆了自己当时的生活状态:“金盆洗手洗不净,忧心忡忡无良方;白天工作无心干,夜晚睡觉睡不香;内心恐惧与日增,还在人前逞刚强;听到警笛心颤抖,总觉纪委在身旁;坐在哪里都忐忑,走到哪里都惊慌;心神不宁昏昏然,何去何从无主张。”

2017年9月21日,王保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违纪所得予以收缴;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毛贤伟 张乔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