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科技与装备 >> 正文

“重型车国六标准(二次意见稿)”修改意见

发布时间:2017-06-06 来源:信阳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 点击:956

 
去年底,环境保护部、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以下简称“轻型车国六标准”),公布了第六阶段轻型汽车的排放要求和实施时间。随即该标准在行业内引发热议。随着“轻型车国六标准”的颁布,“重型车国六标准”这只靴子将在何时、以何种姿态落地则成为业界关注的新焦点。
近日,《中国汽车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副秘书长魏安力,请其针对协会近期就《车用压燃式、气体燃料点燃式发动机与汽车排气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二次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二次意见稿》)中的修改意见和建议,做出进一步解读。
准备需要时间建议科学安排实施间隔
《二次意见稿》提出,从2020年1月1日和2023年1月1日起,凡不满足本标准六a和六b阶段要求的新车将不得生产、销售、注册登记,不满足本标准六a和六b阶段要求的新发动机不得生产、销售和投入使用。针对此项规定,协会会同国内主要生产企业明确提出,建议标准发布时间与标准中规定的六a阶段实施时间间隔应不少于4年,六a阶段与六b阶段的实施时间间隔应不少于3年。
魏安力表示,提出此建议和要求,主要是考虑产业现状,基于实事求是的原则,
首先,我们考虑到国六发动机开发周期需要时间较长,而且为满足排放标准要求,国六发动机还需使用DPF(柴油颗粒过滤器)装置,而DPF的标定工作就需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其次,完成发动机搭载整车后需要的标定(包括高寒、高温、高原在内的“三高”试验)工作也至少需要1年;除此之外,标准规定发动机有效寿命期最长为70万公里,为确保有效寿命期排放持续达标,企业需要按照实际道路进行一段时间的整车测试,这也需要的是时间。以上可以看出,不是因为技术差异,也不是因为行业对此没有准备。从各企业潜心研发、积极迎接国六的现实情况来看,完成上述准备工作确实需要大量时间予以保障。4年和后续的3年间隔期是行业综合各方面因素,科学论证的间隔时间。
技术路线的选择属于制造企业所为
针对《二次意见稿》中增加的6.1.5条规定,即鼓励最大限度降低发动机原机(后处理装置前端)的氮氧化物和PM等污染物排放,并将原机排放情况进行信息公开。对此,协会明确要求予以删除。
众所周知,国四标准实施后,国内中重型商用车基本采用SCR排气后处理技术路线,该技术路线需要添加车用尿素溶液以降低尾气排放中的氮氧化物,但目前在推行过程中,由于诸多原因影响了使用效果,甚至有些用户为了减少费用支出,出现了购买廉价尿素或屏蔽OBD监测信号避免发动机陂行的做法。为了净化市场环境,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发布了CGT标识标志以及尿素质量管理体系,有效地推动了车用尿素溶液这一产业的行业自律和产品品质提升。但客观来说,对于尿素产品以次充好、加注不合格尿素甚至不加尿素的现象,还需要一个从负能量走向正能量的过程。魏安力介绍说,环保部门对原机排放“前端”监督,正是基于用户在不严格按照要求加注尿素的情况下,原机排放依然可以达到一定清洁标准的考虑。魏安力表示
“事实上,此项规定不仅没有技术支撑基础,在国际标准体系中也无从参考。从技术角度看不可能达到提出此条款的初衷。”
在魏安力看来,技术标准(包括产品标准)不应给出技术路线的要求和约定,一个标准如果对技术路线加以限制,其结果就是对创新的限制。”如若对原机排放进行监督或考核,在某种程度上,就意味着企业必须加装EGR废弃再循环系统,这相当于在无形中规定了企业的技术路线。但升级国六不止一条技术路线,如提高喷油压力、采用清洁燃料(醇醚燃料、天然气、乙醇、可燃冰)以及使用混合动力等。技术路线应该多元化,如果过于关注原机排放,不仅会颠覆企业既定的技术路线,造成已投入的巨额研发资金浪费,还可能产生在排放标准和控制技术层面造假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针对环保部担心的问题,行业已经开始积极应对。目前,整车企业已在国六产品研发过程中开始关注催化燃烧的起燃温度;一汽技术中心联合吉林众鑫,历经十年的努力,开发出性能优于尿素溶液的固体氨技术,不仅可以规避系统结晶堵塞的问题,其使用成本也只是车用尿素溶液的1/5。值得注意的是,采用排温加热的余热利用还是这一技术的另一特点。
此外,魏安力表示,环保监管的重点应该是发动机终端排放,而不是原排。采取积极的遥感检测、PEMS监管、超标约谈、公示产品不达标的制造企业名单并对其进行处罚的方式,或许能达到更理想的预期效果。
采用PEMS测试方法足矣
《二次意见稿》中附录L和6.12.5条款规定,必须同时采用PEMS和转鼓试验台对车辆排放进行检测,对此协会建议取消这一条款。
这不是与环保部门讨价还价,也不是拉低考核标准,而是考虑到我国产业基础的现实。魏安力分析,在技术层面,PEMS检测与转鼓试验台检测得出的数据不可比,甚至会导致企业对检测标准无所适从。此外,购买和安装一套转鼓测试设备需要投资人民币4000~5000万元左右,如在国六排放标准中规定了两种排放测试方法和测试数据限值要求,直接意味着制造企业、检验测试机构和排放监管部门均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购置设备,企业还要投入巨额研发费和测试验证费,对两种方法进行开发、标定和验证。这对产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国内企业来讲,难度太大。魏安力说道:目前在欧美标准中,对在用车以及RDE(真实运行排放)均采用PEMS测试方法,因此建议国六排放标准规定采用PEMS检测。
最后,魏安力还特别强调:
无论是技术层面还是法规要求,满足国六排放标准要求的产品,不会再出现用国四、国五产品直接改造的现象。只有遵循技术链的明确方向,兼顾供给侧改革延伸服务和我国的产业基础,针对国六排放标准全新设计研发产品,是中国内燃机和汽车产业从制造大国大踏步迈向制造强国的正道。